栏目导航
东莞沉浮记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22-11-23 17:03   

  明朝天顺年间,东莞县志记载,县名、莞草名可以为席,在广东之东、海旁多产莞草,故名东莞,这句话记载了东莞市名的由来,东莞和曾经的深圳一样,虽同属交通要道,但当地人一直靠着遍地而生的莞草,编织成席子的生意,维持生计。谁也没有想到,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全国,短短几年时间东莞这座小城,就摇身一变成为了闻名全球的世界工厂、

  当时流行着一句话,东莞堵车、全球缺货,财富以乘法的速度激增,云霄和尘埃在分秒中切换,在高楼大厦的缝隙中,香烟的诱惑也罗满了幽深的小巷,一座靠制造业崛起的地级市,忽然间在街头巷尾,主营起了酒店住宿等生意,一时间东莞二字,都变得暧昧起来。

  形式匆匆与绕指柔情之下,东莞的粉色经济喷薄而出,世界工厂、淘金圣地、男人天堂、灯红酒绿,成为了东莞的一体两面,这些标签如同一双大手,在翻云覆颠鸾倒凤之间,悄然掌握了东莞的命运,2007年东莞的GDP达到了3710亿元,在中国所有的城市中排名第十三,与此同时这座城市的星级酒店,也发展到了九十六家,其中五星级就有十六家,这个数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,占到了全国五星级酒店的5%,但仅仅过了五年时间,东莞的GDP增速,反而在广东省垫了底,伴随而来的,还有大批酒店的停业和倒闭,东莞这座淘金小城,一夜之间黯然失色,东莞是如何从世界工厂,变为粉色天堂的?扫黄打非前后的东莞都经历了什么,制造业衰退的今天,东莞的未来又在那里。

  1974年国,国家农业部调查,我国粮食产量情况,发现有三个县的农业产量,位居全国前三,第一是吉林省梨树县、第二位是江苏吴县,东莞位列第三。但是东莞作为农业大县,每年稳定地向国家上交四亿多公斤粮食,四十多万头生猪。

  可令人诧异的是,与东莞县傲人 的产量相反,东莞农村居民年收入仅为149元,而与东莞县直线距离,仅有七十九千米的香港,当地农民的人均收入则高达13000元港币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内地与香港之间近一百倍的差距,使得裸泳到对岸的的香港讨生活,成为东莞年轻人为数不多的出路之一。

  于是每当夜幕降临,在海岸边一些东莞年轻人就会伺机而动,趁着夜色小心行事,悄悄地从海滩边下水,奋力游向对岸,1977年年底,小平在广东调研期间,当地官员向他汇报了惨状,他们告诉小平,曾经有七十万年轻人试图偷渡到香港,前后约有十四万人成功登港,在海中意外溺亡的人数十分惊人。听完数据,看着一片荒芜的土地,小平随即说,中央没有 钱,但是可以给一些政策,你们自己去搞,杀出一条血路来,借力使力成了一味良药。

  1978年7月15日,国务院颁发了《开展对外加工装配业务是试行办法》,提出了农村工业化路线,允许广东和福建等地,作为试点,率先开展“三来一补”三来一补是指,来料加工、来样加工、来件装备和补偿贸易,在简单点说,就是外商提供设备、原料、样品和销售、我们提供土地、厂房和劳动力,这种模式是改革开放初期,我们缺乏资金、技术和人才之下的最优解决方案,有了政策的支持,加上优越的地理位置,广东省马上发展起,来料加工的产业,其中东莞就是广东五个试行县之一,就在东莞作为试点的政策下来后不久,信孚手袋厂的老板张子弥,在报纸上读到了内地政策变动的新闻,当时张子弥在香港的工厂,正苦于香港逐年上升的土地和人力成本,他顺势将目光投向了大陆。

  1978年7月 29日,张子弥来到东光考察,他首先去到了东光县虎门镇,东莞二轻局的下属企业,太平服装厂,据太平服装厂,负责供销业务的唐志平回忆,张子弥一进工厂,就将一个女士PU手提包,和一套能生产这个包的材料,摆到桌子上,并要求工人们用一天的时间,生产出品质相同的包,在当时太平服装厂,只生产过“为人民服务”的帆布袋和蓝白灰的简单工装,对于PU这种材质更是碰都没有碰过,但是为了借助外资实现快速发展,广东省轻功局的领导,立刻答应了张子弥的要求,经过一晚上的突击加工,天平服装厂的员工,按照张子弥的要求做出了产品。

  等产品送到张子弥面前时,他不禁赞叹,太平服装厂员工的效率和手艺,一天之后双方签订了为期五年的合同,张子弥投资三百万港币,提供所有用于生产的设备和原料,太平服装厂则提供土地、劳动力和厂房。

  到了1978年 9月15日,太平手袋厂正式投入了生产,并获得了国家工商总局颁发的第一张牌照,奥子001号,这是全国第一个三来一补企业,也是东莞今后成为世界工厂的第一块砖,太平手袋厂的成功建立,不仅增加了太平服装厂的产值,也给东莞带来了香港的管理模式,太平手袋厂经张子弥的调整,采用了记件算工资得方式。也就是多劳多得,太平手袋厂的一位老员工称,按照计件工资的方式,他第一个月拿到了120多元的工资,工友中最少的也有80十多元,而那时国家干部的工资也不过30多元。开工头一年,太平手袋厂,就拿到了100多万元的加工费,并为国家赚取了60多万元港币,太平手袋厂的成功开办,吸引了大批港商来东莞投资建厂,高产值和高工资,让东莞虎门镇的人尝到了甜头,那时候很多企业都要招揽港商进行合作,很多人要提着礼品走后面,才能进入太平手袋厂打工,会看这一年,东莞人就像靠港在,中国经济之河的出海口,而他们即将要驶向的正是广阔无垠的财富之海,太平手袋厂正式投产的两个月之后。

  1978年12月18日,第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,在这次会议上,国家对内改革,对外开放成为了发展基调,政策引导下,作为开放前沿,广东省开始将大部分吸引外资的审查政策下放,宣布各地市可以因地制宜的进行招商引资,广州作为广东省省会,深圳又被定位成了特区,资金、人才、设备、都顺理成章的流向了广深二市。夹在广州和深圳中间的东莞,基础设施条件差,基本的用电、通讯、运输等设施都急缺,打电话需要跑到邮电局,并且邮电局只有两条线路,经常是十几个人排队,龙眼村龙眼发具厂的老板,回想起当时东莞的当时破败场景时说,打电话都不敢去厕所,怕一回来要重新排队,更要命的是,工厂缺个螺丝也要跑到香港去买,为了能在深圳和广州的夹缝中求一线生机,东光兵行险招,再度悄悄地将外资审查地资格下放到三十多个村镇。

  1978年12月21日,东莞县又集中了十五个有关部门,成立了来料加工装配业务领导办公室,这是全国第一个教工贸易装配办公室,日常工作就是主管,东莞三来一补企业的,签约、审批等工作,在当时、这个来料加工贸易装配办公室的,各有关部门的负责人,都要带着公章来上班,一旦谈判小组与外商谈好,就拿到办公室审批,在外界看来,东莞这是在为外商打开方便之门,但实际上东莞政府另有目地,当时东莞的招商引资有个政策规定,任何一个外资企业都要有七大员,工厂的副厂长、计划生育管理员、、关税申报员、税收申报员灯等七个重要岗位,必须安排给东莞本地人,东莞希望在引进香港,简单制造业的同时,可以学到香港的管理经验和技术,培养起自己的工业力量,避免沦为代工厂的下场。

  但外资企业也看透了东莞领导班子的心思,外资企业规定七大员不用来上班,工资照发,企业花名册上也有七大员,但是他们不用干活,七大员就算是来到工厂上班,也不给分配活,有名无实权,渐渐的七大员也就主动放弃了工作,如此一来东莞想要偷师的想法无奈破产,但为了尽快发展东莞经济,东光权衡再三,还是让下属各乡、镇、村,出奇招进行招商引资,为此虎门公社的干部,特地坐船到香港,,请侨胞吃饭,开各种座谈会,想要消除港商的顾虑,一旦有香港商人答应来考察,虎门公社就会派人,去深圳罗湖口岸接人,那时小轿车还是稀有物,于是虎门人就用货车、摩托、公交车把人接回来。

  1984年虎门镇还挂牌了,全国第一家合作企业,东莞宾馆夜总会,以此来减少和香港娱乐业的差距,招揽港商,在当时广东省、省委书记到虎门的沙角电厂参观,听说东莞建了一个夜总会,特意跑来看,你们真厉害,全国第一个夜总会在这里。省委书记担心有伤风化,建议换一个名字,但虎门当地领导则称,什么叫夜总会,就是晚上一群人跳跳舞、唱唱歌、没什么可怕的,于是虎门的夜总会照样开门营业,夜夜笙歌,省领导也没再追究。

  东莞的石碣镇,则采用人还战术,从镇到村、从村到小组、小组到个人,全部鼓励去招商,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,凡是能招来企业的,就奖励一到两个月的厂房房租,上世纪八十年代,工厂的面积一般是二千到三千平米,每平方米的月租金是十到十二元,因此普通农民招商的奖励,就能达到上万块,扔下锄头跑生意,在当时成为了石碣镇农民,发家致富的捷径,曾任长安镇人大主席的王志明,还经常派人去深圳落户口岸车站蹲点,这些人带着饭盒在火车站一呆就是一天,看到来往的香港客商,就上前推销长安镇,劝他们到长安镇考察,,长安镇的领导还给村干部,没人搞了个船员证,让他们坐上采砂船,利用船停靠在香港的短暂时间,向港商介绍长安镇。

  到了1981年,长安镇办起了第一个,三来一补毛织工厂,工厂就设在公社会堂,那时候的东莞祠堂,跟村镇、会堂、饭堂、民房、到处都是搭起来了三来一补的小作坊,一年后长安镇建立了第一个工业区,引进开达玩具厂,到了1987年底,全长安镇共有来料加工企业108家,厂房面积20多万平方木,年收入加工费达到4307万元,为了拉外资,各乡镇奇招频出,为了避免鹬蚌相争,各村镇互相打架的事情发生,东莞独辟奇境,东莞政府把外商投资企业,进行了分类和集聚。

  比如做毛衣的再大朗,做家具的再虎门,做鞋的再厚街,正是这样一镇一品的安排,成就了后来 东莞专业镇的名号,到了1985年东莞的工业产值,首次超过了农业,GDP也比1978年翻了三倍,年均增长超过20%,两年后东莞三来一补企业,高达2500多家,工缴费收入达到.1.07亿美元,占全身工缴费总收入2.7亿美元的39.6%,人均创汇214美元,就这样借着政策的东风和敢闯敢干的 一股冲劲,东莞在深圳和广州之间,踩中了时代的风口,杀出了一条条血路,不过再东莞的财富河流里,除了外资还藏着其他的财富密码,马克思曾在资本论里提到,土地十财富之母,幸运的东莞人,读到了其中的 真谛,外来投资者来东莞投资建厂,农耕土地顺利成章的转变为工业用地,工业用地出让给投资者,拥用土地的人就变成了食利者,当时东莞的土地主要有两种分配方式,一种是村里将土地集中,盖成厂房租给外投资者,然后用获得的租金给村民分红,另一种则是直接卖给村民个人。

  东莞出让土地的方式也有两种,一种是建厂房收取租金,另一种是一次行转让土地五十年的使用权,给投资者,据原东莞石碣镇,镇长刘旭枝回忆 当时东莞的零碎土地,价格为三千到五千元一幕,平整土地价格更高,村镇会将村民的土地集中起来,建厂之后利益平分,失地的农民,会在几年一次的土地调整中,再次分到土地,以人均为1.5亩的龙眼村为例,在当时村委会先以银行贷款,发动村民投资和招已经建成的工程贷款等方式,建厂房拉投资之后,在以每年出租土地,赚得纯利润的23%,按村里的人头进行年终分红,据原龙眼村村主任张润森称,有一年龙眼村得利润达到了1.2亿,于是这年村里,没人分红约1.3万元,从1986年开始,龙眼村得土地以每年100多亩的速度递减,但每年的工业利润则以30% 的速度增长,租赁往来之下,土地成了东莞本地人,既省力又快速地,瓜分工业财富的方式,

  1985年现任东莞市工商联副会长,莫志明也看到了港商,在东莞建厂的土地需求,从中学校长的位置上辞职,下了海,之后他与弟弟莫树明一起进军建筑业,买下土地为来东莞投资办厂的商人建造厂房,并从建筑业逐渐涉足房地产,到了1994年,莫志明已经有了一亿多存款,厂房的建立,让大量的制造工厂在东莞落地,由此对于工人的需求也水涨船高,1988年东莞外来务工人员,已经占东莞总人口的五分之四,无户人员数量超过数千万,为了安置这些外来务工者,东莞的村民们又在土地上,建起了一栋栋高楼,用来出租给他们当宿舍,东莞本地人只需要坐收租金,就能实现财富翻倍,曾有报道在东莞,有一户人家讲自家住宅盖到6层,并分厂70多个房间,以每每间200元的低廉价格,租给外来打工者,一个月下来,净收入就有七千多元,要知道当年北京的房价,也才1600多每平米,不过在当时 ,这个收入在东莞,并不算高,在一些经济发达的乡镇,有些人家每月紧租金,就能收到四五万元,土地曾经是东莞人贫穷的枷锁,现在一跃成为东莞人的新图腾,东莞本地人借着土地红利,发展租赁经济,享受工业化带来的第一轮财富蜜糖,伴随东莞工业化增长的,除了东莞人的财富,还有东莞的城镇化规模。

  1988年为了适应东莞工业快速发展,和人口激增的需要,经国务院批准后,东莞县升级为东莞市,新设立的东莞市,没有在市和镇中间,设立县一级的行政区划,而是采取了东莞市直接管理街镇的的模式,这种直筒子管理模式,正是曾经让东莞脱贫致富模式的延续,就在东莞升级为地级市后,东莞市政府制定了第一个战略目标,超前发展基础设施建设,尤其是交通、电力、通讯等工业基础设施,据统计从1981年到1995年,东莞以基础产业、基础设施为重点的,固定资产投资,累计高达338.14亿元,东莞市在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,东莞政府开始主导,东莞由劳动密集行工业,向技术密集型工业转变,虽然只是一个名词的转变 ,但却被称为是东莞的第二次工业革命,据东莞党史记载1995年,东莞诺基亚移动有限公司成立,广东彩色显像管有限公司改造成功,隔年东莞新科磁电制品厂建成投产,电池生产基地建成,之后以IT产业为代表的现在制造业和高新技术产业,在东莞也迅猛发展,政策的导向加上基础设施的完善,全国再度掀起了东莞淘金热,下海去东莞,成为了当时年轻人不错的选择之一,外商纷至塌来,招工需求激增,东莞客运站外来务工人员熙熙攘攘,摩肩接踵,但在当时东莞可以用洽淡业务的场所很少,全是酒店不足六家,1964年建成的华侨大厦,前身是东莞政府的招待所,1984年紧挨着东莞老政府建成的东莞宾馆,作为曾经东莞最高规格的政务接待场所,接待了柬埔寨亲王,沙特王子、加蓬总统等国家领导人和外国元首。

  1985年石龙宾馆,、美东大酒店才相继建成,一年之后东莞山庄也正式营业,这几家屈指可数的酒店,自然无法满足东莞旺盛的上午需求,有需求就有市场,先前靠着租赁经济,先富起来的东莞人,悟透了住宿刚需,这一藏在上午洽谈背后的生钱之道,烈火烹油,东莞酒店业迎来了民间资本的攻城略地。

  1994年、莫志明决定在东莞寮步镇,投资建设酒店,按照莫志明的话说,他最初进入酒店业的理由很简单,做工业厂房建筑赚的钱,不知道往那里投,就找了一本香港十大富翁发家史,发现书里写的人有钱之后,都是做房地产或者酒店,所以干脆把钱投资做酒店了,这几就酒店他投资了八千万,寮步镇政府以地皮入股,在当时这是东莞第一家,也是全国第一家乡镇四星级酒店。

  1996年莫志明的《金凯悦》酒店开张营业,但有经验的酒店管理者却发现了问题,酒店只有客房,连后勤管理部门都没有,但就是这样一家门外汉建的酒店,因为东莞庞大的客源,始终宾客盈门,据媒体报道金凯悦酒店后,日均开房率达到九成以上,并且成了寮步镇以及附近各镇,在招商引资过程中,接待谈判的最佳场所,另外由于东莞市早期对土地的属性模糊,导致酒店全部建立在,工业用地上,而工业用地与商业用地的土地价值,差距约有十倍之高,庞大的客流量加上廉价的土地资源,让包扣金凯悦酒店在内的,东莞酒店赚的盆满钵满,原东莞市旅游局局长称, 金凯悦酒店的房价每天约400到600元不等,二百多个房价,只需要三年的时间就可以收回成本,和金凯悦酒店同年建成的,还有被称为东莞土皇帝的梁耀辉,所建设的太子酒店,TVB著名的电视剧,酒店风云就取景于该酒店,之后东莞本土的,三正集团、富盈集团、宏远集团、由分别投建了,三正半山酒店、富盈酒店和宏远酒店,酒店扎堆修建的数量,远超了东莞政府的预期,为了给酒店行业降温,东莞市旅游局局长曾特意发表了,东莞酒店业发展初探一文,劝民间投资者,对投资酒店业要保持冷静,但是东5莞的民营资本已经刹不住车。

  从1996年开始东莞酒店业进入了,爆发增长期,1996年东莞只有16家星级酒店,到了2006年短短十年时间,已经发展到96家之多,其中五星级酒店十六家,四星级酒店25家,三星级酒店30家,当年全国的五星级酒店,加起来一共才250家,东莞一个市就占到全国的5%,仅次于北京和上海。

  但是好景不长,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,东莞企业开始接二连三的倒闭,依仗着外商洽谈的酒店业,也进入了低迷期,但与海外经济状况相反的是,这次金融危机,居然成了东莞的制造业逆势崛起,夹缝转身的绝佳时机,由于全球经济低迷,加上人力、土地等成本增加,台湾等地的电子和IT制造业,资金链紧张,他们急需寻找一个可以代替台湾,继续做加工贸易的地方,无限供给的廉价劳动力,再次成为了东莞这座城市的核心竞争力。、

  那一年台湾的电子IT产业向东莞地区转移,全世界排名前100的企业,有十二家在东莞投资办厂,杜邦、雀巢、诺基亚、汤姆逊、飞利浦、索尼等有一大批国际大公司,在这座城市投资办厂,或进行技术合作,两年之后东莞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子制造基地之一,IBM亚洲区副总裁,曾形容东莞在电子业的地位,如果东莞到深圳的高速公路堵车,全球将会有70%的电脑产品缺货。

  时间来到2000年,东莞外来人口,已经从1990年的78万人激增到540万人 ,年均增长22.5%,但是和东莞的人口形成发比的是,以东莞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的工资,十年没有变,低廉的工资,大量的外来人口,成为了珠三角地区,吸引外来投资的最大筹码,以一件在珠三角加工的,国际名牌衬衫为例,在美国纸醉金迷的第五大道,它的零售价在当时是120美元,其中各级经销商和品牌拥有者,赚了108美元,占比90%,而接受订单加工的中国制造商,只赚取12美元,占比10%,尽管利润如此之低,但在以镇域经济闻名的东莞,镇里的厂子还要压低价格,大打价格仗来争夺订单,一场价格战打下来。一件12美元的衬衫,最后可能被压到9美元,甚至以更低的订单生产价格去成交,除了同行的倾轧之外,东莞的老板还要承担必要的企业所得税,贸易补偿税,厂房租金等,而这些综合成本,最后都会被分摊到,每一位外来武功高人员身上,就这样东莞靠不断接受,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辐射,和产业转移,成为了新的世界工厂,但同时东莞也背上了“血汗工厂”的名号,尽管如此这些漂泊在异乡的年轻打工者,依然对厂区外的生活充满了欲望,对性的渴望,也因为成千上万年轻人的到来,在东莞这座工业之都,显得尤为突出。

  2001年前后,每个怀揣着梦想,来到东莞的打工人,只要一下车,就收到一条东莞简讯,短信内容不出意外,一般都是来自桑拿和夜总会的,宣传嘻嘻,这些富有想象空间的,挑逗性短信似乎是在告诉,踏上东光土地的人,他们抵达的是一个充满着暧昧奇迹的粉色天堂,在当时的东莞,特殊服务业,是瓜分工业剩余财富的另一种方式,而这种能创造可观收益的产业,其实早在90年代初期东莞,就已经破土萌芽了,那时候发廊、桑拿、按摩店、是特殊服务的容身之所,港商则是特殊服务的常客,以为在东莞黄江镇经商的人说,曾经100港币能兑换成120元人民币,加上这一行业在香港又是半合法的,所以 许多香港人周五来消费,周日晚饭后在返回香港,东莞太子酒店的老板,梁耀辉,就是通过开发廊,专为港商提供特殊服务,实现了日入四五万,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捅金。

  到了2000年前后,东莞又迎来了酒店业的崛起,特殊服务业,自然也顺应顾客的需求,躲进了这些更高级的场所,以为自称曾在东莞酒店行业,有过八年从业经验的人称,行业内会按照环境、给特殊服务分为四类,高级酒店、俱乐部是一级,休闲场所如、洗浴、桑拿等次之、发廊派第三、街头巷尾最低级,因环境不同,这些提供特殊服务的场所,收费标准也从上千元到几十元不等。

  当然越高级的场所,安全系数也就越高,2003年太子酒店的老板梁耀辉,投资三亿,又新建了一家名叫,奥威斯太子的酒店,黄江镇的太子酒店,则被整体改造成了,从事特殊服务的桑拿中心,之后升级为桑拿中心的太子酒店,又进一步装修,新增设了演艺中心,中间设有酷似罗马斗兽场的圆形舞台,艺人在演艺中心登台献唱,夜夜笙歌,此外太子酒店还从香港,请来了知名的日料师傅,增设了日式料理餐厅。

  除了太子酒店,东莞其他很多家酒店,也都在那两年,陆续王城了这样的改造,东莞酒店业,也在轰隆的装修声中,悄然完成了转型,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公开合法存在的,因此为了躲避监管,东莞的酒店通常,采取了集团化经营模式,据知情人透露,一家在东莞涉猎粉红经济的酒店,通常由三至五个股东,其中一人占股40%至50%,是酒店的最大股东,这个大股东通常是某财团的负责人,他同时拥有很多家酒店,但很少过问具体事务,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和有关部门打交道,与积累商业人脉。

  其次是持股10%至20%的股东,他们负责具体事务,最后是持股2%至5%的小股东,担任法人代表,主要是承担法律后果,此外东莞的大部分酒店,通过把特殊服务外包出去的方式,让酒店在主体形式上,撇清和特殊服务的关系,通过这些被外包出去的特殊服务,酒店既可以 从中收取固定资金,又可以建立起与特殊服务之间的防火墙,一旦惹火上身,就将责任 推给外包方。

  一位曾经担任东莞当地,四星级酒店的管理层人员透露,桑拿部在自己酒店,是一个非常隐蔽隔绝的部门,如果没有特殊磁卡,连桑拿部的楼层都进不去,作为管理人员,她会和桑拿部的经理,一起列席每天的工作例会,但桑拿部的经理汇报的内容,也是卫生和其他正规按摩服务的问题,和自己没有什么区别,如果有什么纠纷需要上报,也会私下上报,就这样特殊服务业,被掩耳盗铃般的隐藏在了,酒店的合法经营中。

  在东莞异常发达的特殊服务业中,甚至还衍生出了一套莞式服务,该服务一度被体验者称为,特殊服务行业的ISO标准,据东莞厚街上的本地人说,东莞ISO的创始人,曾是某几酒店大亨的司机,他出身于中医世家,还曾当过兵,在上世纪90年代的初期,他经老板的指示,特地前往香港、台湾、日本 、泰国等地学习,之后在日本电影的基础上,融合泰式按摩的精髓,在根据中医人体穴位原理,成功研发出了东莞桑拿的,几十式服务项目。

  这套莞式服务,自发明出来以后,就被东莞多家酒店学习,并实际用运用到了客人 身上,如果有人想从事这一行业,那就必须先按照莞式服务的项目,进行一番培训,首先是舞蹈培训,受训人员需要通过分解动作,自编口诀等方式系统学习,知道她们可以熟练、准确性感的跳几支完整的舞蹈后,才可以进行接下来的培训,其次是职业道德培训。

  受训人员被告知牢记四不可,不可抢客人,被客人选中不可以拒绝。不可以主动要小费,不可以主动问电话,并且在服务客人期间,手机要24小时开机,之后受训人员还要练习,如何在两个小时内,完成数十项服务,只有时间数量、质量都达标的人,才可以正式工作。

  对待这一特殊行业,东莞绝大多数的酒店,都非常默契的曾设了严格的,等级制度和晋升通道,桑拿部一把手被叫做老总,老总下面是经理,经理下面是部长,部长下面是培训师、妈咪和技师,技师也分高低贵贱,如果挂上6字牌,就代表着一个钟600元,那么就是酒店中的最底层,东让东莞的酒店,也想普通企业一样,会为技师提供晋升机会,技师剋有交三千元提出升牌申请,如果得到客人热情的反馈,就会在接下来的晋升考核中被优待。

  上班期间的规矩也很多,酒店规定不准三个及三个以上技师聚集聊天,否则就会按照散播谣言处理,罚巨款,技师们上班期间,必须穿戴统一的工作服,统一的工牌,脸上堆起统一的微笑,互相要叫对方编号,而不是名字,在酒店就连送水果的小工,也有一套规矩,开门眼睛看地板,弯腰,半跪下端起托盘请客人用,送完倒退着往后走,直到推到门口、转身关门,一套动作下来后,送水果的小工要被酸疼,但在他们看来,身体上的酸痛无关大雅,保持动作的完整性,不被客人挑出毛病,从而避免罚款,才时关键,到了每天晚上的七点,全体员工,会被酒店要求合唱对歌,比如团结就是力量,来鼓舞士气。

  据知情人士称,在当年的东莞,一家不包含特殊业务的普通连锁酒店,年利润至少能达到二千万,而星级酒店一年的净利润,则在三千到五千万之间,但特殊服务,标准化的服务,军事化的管理,直接帮东莞的酒店,招揽了大量客源,因此这些含有特殊服务的酒店的利润翻了不止一倍,以太子酒店桑拿中心110间房为例,一次管式服务的收入为600元,按照每次1到2小时计算,一年下来桑拿中心的利润,至少一个多亿,除了在客人身上盘剥,酒店还会从技师身上,搜刮利润,比如她们的吃穿用度,大到工装、鞋子、小到洗漱用品,必须全部从酒店内购买,这样酒店就可以在从技术身上扣下一层利润,在包里驱使下,原来没有桑拿的酒店,也纷纷开始新建大楼,专营桑拿。

  2006年,东莞的星级酒店多达了96家,酒店业也特殊服务业,深度绑定、相互刺激、相互促进,实现了共同共生,在这种局面下,东莞市,不是没有想过迷途知返,重新回归到传统的酒店业务中去,但粉红经济早已和东莞深度绑定,一种被默许的潜规则,暗藏于东莞的经济体系中,,既打击特殊服务、回打击外来商客,打击外来商客,就等于打击了东莞的经济,土地、制造业、酒店三个领域,如同咬和的齿轮,他们中任何一个转动,必将带动另一个转动,在这种互惠互利,捆绑向前的潜规则下,巨大的财富悄然流向了东莞民间,据东莞有关部门统计,到2006年、年底仅全市村族两级,集体资产总值,就达到了988.6亿元,其中净资产为51亿元,而根据东莞银行界人士称,2006年底,东莞市银行存款总额3400亿元,其中1000亿为个人存款,加上东莞居民投资在房地产,股票上的资产,东莞民间财富的总量,可达到数千亿。

  2007年,东莞 的GDP达到了3710亿元,在中国所有城市中排名第十三,东莞正在用土地和酒肉的野合,制造着经济奇迹,奇迹之下所有人都在,一边提心吊胆的竖着钞票,一边又在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财富人生,至于东莞的明天,究竟走向何方,没有线年经济危机突然在全球爆发,东莞制造业,因为高度依赖外贸经济,遭到了迎头痛击,据海关总署官方数据显示,当年东莞鞋业,对美国出口了3.3亿双,同比下降12%,对欧盟出口了5403万双,下降了2.8%,对日本出口了3574万双,下降了11%,订单减少出口数量下降,引发了东莞企业裁员潮。

  2008年4月21日,东莞国信鞋业的400多位员工,接到了合同到期,离职的通知,通知显示国信鞋业和这些员工,签订的劳动合同已在2008年4月22日到期届满,不再续约。

  这些被裁的员工,大多工龄在4年至10年之间,其中有87位员工,工龄长达十年,而国信鞋业的补偿方式,却是不论工龄长短,每个人仅补偿半个月的工资,但经历这样的裁员风波,远不止国信一家,有数据显示。

  2008年东莞有四分之一的企业破产倒闭,150万产业工人失业,第一季度劳动仲裁更是同比增加了4.5倍,有学者分析,当时的东莞模式,虽然看上去是完成的产业链条,但这个产业链,仍是逐水草而居的,没有自生出本土的工业化,当区位条件包扣土地,劳动力价格、优惠政策等发生变化时,就会发生,果然局如势顺水漂流。

  到2009年,东莞的情况更加恶化,有近1600家台湾企业,2000家香港公司,从东莞撤离,第一季度东莞的经济增速,跌为负2.3%,和工厂一起陷入困境的还有酒店业,2008年6月到10月,东莞酒店营业收入,均比2007年同期减少15%左右,但营收下滑的情况,没有持续太久,东莞的酒店经营者发现,酒店中存在的特殊服务,开始让全国各地的人慕名而来,这极大的促进了酒店的入住率,人性和欲望,在金钱面前,开始被无限放大。

  东莞的酒店业,迎来了第三轮扩张,仅2009年在东莞,投资酒店的资金,就超过了250亿元,2009年位于东莞厚街镇的 ,嘉华大酒店,又扩建了二期,在这块地皮上,他们修建了一座53层的主楼,2010年49层的厚街国际大酒店开张营业,48层的360度旋转餐厅,可以接纳150人同时就餐,楼顶还设有直升机停机坪,总统套房定价6200元,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厚街新地标,而那些因为裁员而滞留在东莞的打工者,则顺势为特殊服务链条,提供了充足的服务人员,酒店业和特殊服务的再度兴盛,又一次带动了,东莞餐饮业、出租车、美容美发、服装店的生意,当时位于厚街的一家美甲店,五块钱涂指甲油,十块钱做基础护理,二十块钱做花花绿绿带图案的指甲,一天的 营业额,就能达到三千元。

  一位自称在东莞开了三十几年出租的师傅称,最受自己欢迎的顾客,就是特殊服务者和他们的客人,因为他们出手大方,几十到上百的小费,随手就给,如果为特殊酒店和特殊会所,介绍声音,他还可以收到上百的回扣提成,据媒体报道,这一时期东莞的特殊服务工作者,数量约有25万人 ,特殊服务行业,及其相关产业,每年创造的经济效益约500亿,占东莞全年GDP的十分之一,但东莞的特殊服务业,无论体量多么庞大,非法的原罪,足以抹杀其所有的荣耀。

  2012年底 八项规定、六项禁令相继出台,政策的狂风吹到了东莞,酒店最先受到钳制,2013年第一季度,东莞酒店营收下滑了了20%,营收下滑后,酒店为了拉客,开启了价格战,一位四星级酒店总经理,回忆当时的情景说,酒店的人工费涨了一倍,原材料涨了10%,水费电费都在涨,但为了与同行竞争稀少的客源,酒店的价格只能越来越低,其他地方星级酒店的客房,售价通常在500元以上,但是在东莞300多元就能住上星级酒店。

  还没等到厮杀结束,东莞酒店业就等来命运的 最终审判2014年2月9日,一场空前的扫黄行动开始了,这天上午央视新闻频道,播出了长达24分钟,题为“屡禁不止的东莞黄流”的报道,这个报道曝光了,记者在东莞暗访的十多家娱乐场所中,经营特殊服务的画面,记者还在报道中,做出了详细的描述和解说,就在报道发出当天的下午,广东省委书记作出紧急批示,要求对东莞市进行拉网式排查,并称先治标,再治本。

  随即东莞市委市政府,公安共出动6500多名警力,对东莞酒店展开了第一轮清查,共检查各类鱼类场所1948间,其中桑拿220间、沐足672间、卡拉OK和歌舞厅362间,其他娱乐场所694间,存在问题的场所39间。

  据2014年东莞市公布的,酒店行业数据显示,有26家酒店被取消星级,其中五星一家,四星五家,2014年全年东莞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为51.2%,同比下降5.67%,制造业不景气,高消费受到限制,特殊服务被禁止,东莞的黄金时代结束了。

  风暴过后,东莞一家星级就带你的老板说,不改变就只能等死,转型成了东莞摆脱困境的唯一机会。

  2016年6月18日,东莞豪亨康乐养老院正式揭牌,这家有东莞常平镇,凡尔赛酒店KTV包房,改建成的养老院,共计花费200多万元的改造费用,原来的表演舞台也被改造成乐,荷花池,音响和欧式沙发被拆除,换成康乐直板床,按照计划改造完成的养老院,占地二万平方米,提供360套老人住房,拥有450张床位,除了改造成养老院,厚街的嘉华酒店,还走上了展贸一体化的路线,很多酒店也都在谋求的自己的路。

  东莞市也在积极的谋求转型,改变地段制造业的困局,从资源主导型经济,转向创新主导型经济,从建设东莞松山湖,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,到机器换人,再到引进先进的IT电子企业,东莞在积极的谋求变革。

  2015年、阿里巴巴、京东等 电商巨头落户东莞,2018年东莞松山湖又聚集了 华为、华贝电子、普联、歌尔等电子产业,2019年政府公布了,粤港澳大湾区规划纲要,文件特别强调,东莞被赋予了全新的定位,建设站略性,新兴产业研发基地。30年大起大落,东莞这座年轻的城市,不服输、敢折腾的性格始终没有改变。

  2020年东莞GDP反弹,达到9650亿元,同比增长1.1%,,,全市规模以上的工业企业,总数达一万多家,东莞企业数量稳居全省第一,全国第二,曾经的暧昧霓虹熄灭,如今的写字楼,绰灯照如白昼,一熄一闪之间,东莞从此换了人间。

Copyright © 2024 天顺娱乐版权所有